亿博体育app

上半年:不容易,下半年:不輕松

2020-07-21作者:煙花三悅的三悅

在2月份疫情最嚴重的時候,很難想象會有這樣的結果。如果沒有2月下旬的主動作為,也很難想象到現在會是什么樣的結果。今年上半年,全國銷售經歷了一個類似于「」型走勢,在開年高開穩走之后,受疫情打斷同比減量超百萬箱以上,依靠行業上下的聞令而動、全力以赴,到最終實現了近年來最好水平的時間、任務「雙過半」。

面對突發疫情的嚴峻挑戰和巨大不確定性,這樣的逆市表現,既有結果的來之不易,更有過程的迎難而上、百折不回。

如果把行業數據從價位類別、時間周期、同比環比等維度更進一步地顆?;?,就會得到「亮眼表現更多源于行業主觀努力而非市場實際還原」的感知,尤其在2月份最后10天采取「非常時期非常舉措」,創下同期歷史最高銷量,才一舉實現指標由負扳正,并奠定上半年的進度基礎,這10天的全面發動、開足馬力,對于最終的目標完成具有決定性意義。

盡管這一期間的銷售實現,本質上是補充庫存+加大投放,并沒有完成從銷售到消費的最終轉換,但我們認為,之所以能夠在最短時間、最大力度將全行業開動起來并取得優異成果,一是得益于發揮好體制優勢,二是離不開之前的工作基礎,三是表現為短期內狀態犧牲,特別是到目前為止的市場狀態仍在修復過程當中,距離「最好水平」還是有明顯差距。

也就是,「搶」出來的進度。

在疫情突發的起始階段,為了盡管恢復銷量、跟上進度,很多市場都主動采取了以價換量的策略,通過加大中低結構產品投放來換回更多銷量,并直接導致連續5周以上的單箱結構同比下滑,但這個時候的結構下滑并不是市場需求的客觀反映,而是為了保證進度所采取的策略應對,大家在這一時期對于結構提升的市場預期和發展信心還是比較充分。

然而,隨著疫情的擴散和加劇,對卷煙消費的影響逐漸顯現出來并首先表現為消費降級、結構壓低,高價位、高端煙所受到的沖擊最為明顯,高價位市場曾經連續7周同比有所下降,高端煙情況稍好一點,但還是有一個整體的結構下移,「兩高」市場的增長放緩,打亂了結構提升原本習以為常的節奏和路徑,只能「換」普一類煙和二類煙托底結構、穩定銷量。

相當于,「換」回來的空間。

一方面,外部的壓力是實打實的,疫情的影響也是實打實的,卷煙消費有其特殊性,更有其普遍性,除了疫情最初階段社會活動暫停帶來的消費損減,后續消費意愿、消費能力、消費場景帶來的外部制約也是一個不斷顯現并持續的過程,外界看到的「一枝獨秀」,其實是整個產業鏈——包括500多萬零售客戶——的負重前行。

另一方面,要充分肯定行業上下的積極作為、主動擔當,通過「在非常時期采取非常舉措」,努力「在特殊時期作出特殊貢獻」。這其中,有一以貫之的態度端正,非常時期、特殊時期深刻地踐行了「兩個維護」的行業共同價值觀;更有行之有效的方法正確,不管2月下旬追趕進度的果斷堅決,還是打通堵點的精準施策,行業治理能力經受了經驗。

所以說,「扛」起來的責任。

對于下半年的發展預期,我在集中交易的穩,更有助于市場狀態的好中有過行業視角的梳理,考慮到上半年業已實現的目標進度,結合下半年的協議簽訂,對實現全年目標任務還是要保持信心、保持定力。不過,這只是行業視角,且體現了更多的行業意志,在克服由此產生的盲目樂觀、懈怠松勁之外,更需要關注市場的真實變化以及變化趨勢。

對于這些變化和趨勢,有不同的看法和意見。

樂觀的預期,不管是對于新冠疫情本身的發展,又或者克服新冠疫情的影響,建立在面對常態化疫情防控的有力應對以及我國經濟發展的韌勁和后勁之上。但是,再樂觀的預計,也不過是在克服疫情影響——而不是風景獨好、獨善其身——基礎上的率先復蘇、加快好轉而已,要努力在危機中育新機、于變局中開新局,首先就要把困難估計得更充分,把挑戰認識得更到位。

悲觀的判斷,源于疫情的不確定性,眼下全球疫情進入第二波,而且越來越嚴重,數據令人心驚,再加上不同態度、不同能力、不同條件的應對措施、應對效果,在疫苗研制出來之前,誰都不敢斷言樂觀。再一個,疫情對經濟社會方方面面的深度影響已經非常突出并仍將持續下去,我們每一個個體都能夠感同身受,身邊傳遞回來的各種反饋也很難讓人安下心來。

這些都有道理,也都有可能。

在樂觀與悲觀兼具同等可能,彼此難以說服對方的現實中,不如換一個角度,在諸多不確定性當中,唯一確認的就是實現目標任務。我們現在要思考的就是怎么樣更好地完成任務,一是確保完成,二是更高質量地完成,如果情況朝向樂觀的方向發展,我們在完成任務之外還需要做什么還可以做什么?反之,如果難度加大、壓力加大,又該如何確保目標實現?

樂觀的情況下,也就是目標實現有把握且過程可控的前提下,在進一步落實「十六字」調控方針的基礎上,一是要重視并努力消除不平衡、不協調,對那些繃得太緊、壓力過大的市場和品牌要適當而必要的減壓降負,需要更加精準、精細的市場調控;二是對存在的問題,疫情期間暴露出來的短板,要抓緊時間補課;三是不光考慮今年的問題,還要抓緊做好明年的準備。

悲觀的現實中,一個是疫情加重以及影響加劇,并進一步傳導轉化為需求端的抑制縮減,在出口不暢且市場相對吃得很飽的情況下,還有哪些打通出口的辦法和內部挖潛的空間,不能重蹈過去的覆轍;另一個是對于目標任務的加碼,要有充分的預案和準備,「努力多做貢獻」不是喊口號、表決心,還是要多一些未雨綢繆、居安思危。

在這個意義上,下半年的不輕松較之上半年的不容易,實際上是做最壞的打算,盡最大的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

來源:三悅有言
相關文章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